首页/国内楼市/正文

深圳人20年买房路:从翻硬币凑首付到扫六商铺

2017-04-06 来源:南方都市报(深圳)
 
点击
 
评论

近日,北京、石家庄、郑州、广州、佛山等地纷纷推出楼市调控新政,进一步收紧楼市调控。

新一轮的房地产市场调控下,未来房价走势如何,无人能给出准确答案。

在楼市新政的大背景下,有炒房客,也有刚需者的存在。生活始终离不开房子,每个人都渴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心水房,安居乐业。下面是一个深圳人蓝谣20年来的买房之路,记录着他这些年来为了房子奔波忙碌的点点滴滴,从为了凑首付四处借钱,连家里的硬币都翻了出来,到贷款一口气扫下6间商铺,再到为了学位房卖掉老物业再次成房奴……

“都说深圳普通家庭的生存史,其实就是买房史、租房史”。那么,你是否也有着类似的买房经历?

以下文字据作者蓝谣

文中涉及小区名字皆为化名

四处借钱凑首期

连家里硬币也翻出来

这是1997年的深圳,这年发生在这里的大事挺多。我就亲眼目睹了咱们国家的领导人从这里出发,接回了与祖国分开了155年之久的香港。

我们家买房的故事也从这一年开始了。

那一年我也已老大不小,非常热烈地进入了恋爱的季节。

看着我谈一个,黄一个,父母都急得黑了眼,怀疑是不是咱家的风水出了什么状况。也有个别是咱们不喜欢的,但更多的是人家不喜欢咱,除了觉得咱这款不够味,还有一个原因是没房。确实,安居方好乐业的嘛。

二弟是早我几年出来工作的,袋子里已有了一点存货。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,他动情地对我说:“哥,咱们买房吧!”那时,宝安很好的地段的房价也不用3000元一平方米,贷款供楼的要求并不高。

我们找上了老爸好友陈叔商量。陈叔在宝安翻腾多年,声名远扬,他夸我们兄弟俩有志有为,并一口答应帮我们,就在他家附近快要竣工的雅轩阁预订两套80平方米左右的住房,让我们一人一套。陈叔拍着胸脯说:“凭我与开发商铸铁般的关系,打个折头也是没问题的,这房子到年底就可以交楼了。”这话让我非常温暖,二弟的眼睛更是一闪一闪的,那眼神令人至今难忘。按照陈叔的要求,我们交给他10万块,作为买房的订金。

那年的夏天很热,但我心里却是异常的清爽。作为一个打工青年,我就要拥有自己的立身之所了。

秋天来了,秋天又过去了,却没有听陈叔说起房子的事。二弟有点着急了。陈叔在电话里说,房子还在建设中,我刚同开发商李总刚通了电话,每套房的首付要10万块。

老爸老妈在经济方面是帮不上我们的。我们硬着头皮向一些朋友借了点,把家里那个福宝的肚子内装的硬币都腾了出来,总算又凑够了另外的10万元,这钱好沉重。陈叔笑着说,放心吧,一开盘就能买上了,两套。

再过半个月到要到1998年元旦了。陈叔给我打来了电话,他说他小孩那里刚分了一套福利房,有80多平方米,也在雅轩阁附近的红花园6楼,如果我们确实急用,就将这套给我们好了。这个电话一下子令我们慌了神。福利房私下本是不能转让的,那还要经过好多好多道手续,才能实现转红本的。二弟说,那将20万退回我们吧。陈叔一脸无奈地说:“钱刚投到外地一个农业项目去了,可能还要半年才能回款。” 这令我们很失望,委托买房的钱怎么用用于投资了呢?陈叔是压根就没有帮我们订房。

就这样,我们在1998年的1月,从陈叔的手中拿到了红花园住房的钥匙。20万元在当时就是一套商品房的价钱了,但我们还是非常知足,毕竟陈叔给了我们一套安居之所。

红花园住房从绿本变成了红本,并改到我的名下已是十年后,我也在2013年以一百万元的价格将此房转让。至2017年3月,这套住房已标价320万。

陈叔的农业项目在那之后不再听其提起。听说,他根本没有搞什么农业项目,就是搞点其他什么生意,不过项目也是黑掉了。
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